陈昱的绘画题材大多是现代大都市的场景, 她通过色粉画来探索和表达现代都市人的精神状态。现代都市的飞速运转,已经违背了符合人性的生命节奏,人们如同失去灵魂的躯壳一样被都市的鞭子抽打着,无奈地飞速奔腾,仿佛在经历一场没有尽头的战争。在这硝烟弥漫的空气中,埋葬了人们曾经美好的梦想,埋葬了诗意的生命体验,埋葬了灵魂深处的声音,埋葬了人与人之间的温情,埋葬了内心沉静的力量。

青年艺术家陈昱,用质朴的画面语言,把这一切都市人的内心体验升华为诗意而静穆的画面,有的画面充满了梦境中的空旷与孤独,有的画面充满了对曾经逝去岁月的追忆与怀念,有的画面仿佛是在倾听灵魂深处静穆的声音,有的画面仿佛在无限地深入灵魂的隧道,倾听生命真实的存在。陈昱的画面承载了现代都市人灵魂深处的精神。

陈昱把绚烂的都市色彩化为微妙的高级灰色, 画面单纯质朴, 层次很丰富,耐人寻味, 画面中凝聚了画家和都市场景的深入交流, 通过描绘都市场景来观照现代人的精神世界,引领我们进入充满灵性的世界,引领我们找到打开自我与内心对话的通道,让我们急躁的内心得到沉静的力量。读陈昱的画,仿佛是一场生命秘境的旅行,让我们的孤独、失意、彷徨的内心得到温暖的情感共鸣,又升华为美妙的诗意情怀。

迈阿密风云8

《迈阿密风云8》

陈昱

夏日里迈阿密的south beach在地图上是最火辣。阳光、美女、沙滩、海浪,是个让人难以拒绝的堕落地方。

查看详情
迈阿密风云7

《迈阿密风云7》

陈昱

夏日里迈阿密的south beach在地图上是最火辣。阳光、美女、沙滩、海浪,是个让人难以拒绝的堕落地方。

查看详情
迈阿密风云6

《迈阿密风云6》

陈昱

夏日里迈阿密的south beach在地图上是最火辣。阳光、美女、沙滩、海浪,是个让人难以拒绝的堕落地方。

查看详情
迈阿密风云5

《迈阿密风云5》

陈昱

夏日里迈阿密的south beach在地图上是最火辣。阳光、美女、沙滩、海浪,是个让人难以拒绝的堕落地方。

查看详情
迈阿密风云4

《迈阿密风云4》

陈昱

夏日里迈阿密的south beach在地图上是最火辣。阳光、美女、沙滩、海浪,是个让人难以拒绝的堕落地方。

查看详情
向日葵1

《向日葵1》

陈昱

在秋日里的向日葵,在生命轨迹终结后,又以一个新的姿态开始

查看详情
迈阿密风云4

《迈阿密风云4》

陈昱

夏日里迈阿密的south beach在地图上是最火辣。阳光、美女、沙滩、海浪,是个让人难以拒绝的堕落地方。

查看详情
迈阿密风云3

《迈阿密风云3》

陈昱

夏日里迈阿密的south beach在地图上是最火辣。阳光、美女、沙滩、海浪,是个让人难以拒绝的堕落地方。

查看详情
迈阿密风云2

《迈阿密风云2》

陈昱

夏日里迈阿密的south beach在地图上是最火辣。阳光、美女、沙滩、海浪,是个让人难以拒绝的堕落地方。

查看详情
迈阿密风云1

《迈阿密风云1》

陈昱

夏日里迈阿密的south beach在地图上是最火辣。阳光、美女、沙滩、海浪,是个让人难以拒绝的堕落地方。

查看详情
回归4

《回归4》

陈昱

高速的社会运转,像离心器般甩掉了每个人的身份。身份的缺失、归属感的困扰,让人类失去了自己的定位。是丢了影子的鬼魂, 飘忽不定。 我庆兴自己还乐于记住些过往,使得我现在还能够抓住时间的藤蔓逆流而上,在“曾经“中探寻分离丢失了的影子。

查看详情
作茧

《作茧》

陈昱

本子计划作品

查看详情
支撑

《支撑》

陈昱

本子计划

查看详情
射击

《射击》

陈昱

本子计划作品

查看详情
惑

《惑》

陈昱

本子计划

查看详情
歌队

《歌队》

陈昱

本子计划

查看详情
风起

《风起》

陈昱

本子计划

查看详情
风起

《风起》

陈昱

本子计划

查看详情
大文明时代(有框)

《大文明时代(有框)》

陈昱

本子计划作品

查看详情
牧神(有框)

《牧神(有框)》

陈昱

本子计划作品

查看详情
春

《春》

陈昱

本子计划作品

查看详情
大文明时代

《大文明时代》

陈昱

本子计划作品

查看详情
回归3

《回归3》

陈昱

高速的社会运转,像离心器般甩掉了每个人的身份。身份的缺失、归属感的困扰,让人类失去了自己的定位。是丢了影子的鬼魂, 飘忽不定。 我庆兴自己还乐于记住些过往,使得我现在还能够抓住时间的藤蔓逆流而上,在“曾经“中探寻分离丢失了的影子。

查看详情
水乡

《水乡》

陈昱

一汪湖水 晃碎了粉黛勾栏

查看详情
盛夏

《盛夏》

陈昱

杭州的盛夏是难耐的 潮湿 如同进了蒸笼 芦苇大丛的绿色化进了水里 为了避暑 时间都凝住了

查看详情
回归1

《回归1》

陈昱

高速的社会运转,像离心器般甩掉了每个人的身份。身份的缺失、归属感的困扰,让人类失去了自己的定位。是丢了影子的鬼魂, 飘忽不定。 我庆兴自己还乐于记住些过往,使得我现在还能够抓住时间的藤蔓逆流而上,在“曾经“中探寻分离丢失了的影子。

查看详情
山海

《山海 》

陈昱

在尼采看来,人类是个苦闷的个体,只有酒精可以让人摆脱 ,与一个更伟大的存在融合在一起。向神而生,才能回归母体的平静。

查看详情
沉睡

《沉睡》

陈昱

头发是表情的另一种延伸,张牙舞爪的扑面而来,遮天蔽日的盖了五官。就像是藤蔓的生长,人被吸去了养料。陷入沉睡,被抽走杂质,就可以以最轻盈的方式漂浮起来。像美杜莎般,千丝万缕的发,是我与梦的世界对峙的眼。

查看详情
生的味道

《生的味道》

陈昱

(写生,加纳 阿克拉马蒂娜市场)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故事,是太多的悲伤着微笑、喜悦着哭泣。他们在沉默中凝结了过去与现在之间所发生……

查看详情
生存之道

《生存之道》

陈昱

(加纳 阿克拉 写生)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故事,是太多的悲伤着微笑、喜悦着哭泣。他们在沉默中凝结了过去与现在之间所发生的一切。但……

查看详情
在雨中待售

《在雨中待售》

陈昱

(写生作品,美国 波切斯特港)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故事,是太多的悲伤着微笑、喜悦着哭泣。他们在沉默中凝结了过去与现在之间所发生的……

查看详情
天使看得见

《天使看得见》

陈昱

(写生,美国 曼哈顿)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故事,是太多的悲伤着微笑、喜悦着哭泣。他们在沉默中凝结了过去与现在之间所发生的一切。但……

查看详情
只有鸽子来过

《只有鸽子来过》

陈昱

(写生,美国 曼哈顿 w125)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故事,是太多的悲伤着微笑、喜悦着哭泣。他们在沉默中凝结了过去与现在之间所发生……

查看详情
吞噬

《吞噬》

陈昱

(写生,加纳 阿克拉)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故事,是太多的悲伤着微笑、喜悦着哭泣。他们在沉默中凝结了过去与现在之间所发生的一切。但……

查看详情
阴转晴

《阴转晴》

陈昱

(写生,美国 曼哈顿 w120)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故事,是太多的悲伤着微笑、喜悦着哭泣。他们在沉默中凝结了过去与现在之间所发生……

查看详情
夜航

《夜航》

陈昱

(希腊 圣托里尼)
在寒风中的港口等待数小时后的航程。万籁俱寂,火山岩扑面而来,遮蔽了人类的痕迹。只隐约听到,星辰的切切私语。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

查看详情
分割

《分割》

陈昱

(写生,希腊 克里特岛哈尼亚港)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故事,是太多的悲伤着微笑、喜悦着哭泣。他们在沉默中凝结了过去与现在之间所发生……

查看详情
黑沙滩

《黑沙滩》

陈昱

(写生,希腊 圣托里尼)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故事,是太多的悲伤着微笑、喜悦着哭泣。他们在沉默中凝结了过去与现在之间所发生的一切。……

查看详情
一杯咖啡

《一杯咖啡》

陈昱

(写生,希腊 雅典)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故事,是太多的悲伤着微笑、喜悦着哭泣。他们在沉默中凝结了过去与现在之间所发生的一切。但荣……

查看详情
隐藏

《隐藏》

陈昱

(写生,希腊 卡兰巴卡)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故事,是太多的悲伤着微笑、喜悦着哭泣。他们在沉默中凝结了过去与现在之间所发生的一切。……

查看详情
风起

《风起》

陈昱

(写生,美国 波士顿)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故事,是太多的悲伤着微笑、喜悦着哭泣。他们在沉默中凝结了过去与现在之间所发生的一切。但……

查看详情
困倦

《困倦》

陈昱

(写生,加纳 塔玛利)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故事,是太多的悲伤着微笑、喜悦着哭泣。他们在沉默中凝结了过去与现在之间所发生的一切。但……

查看详情
通往过去的小径

《通往过去的小径》

陈昱

(写生,希腊 克里特岛哈尼亚港)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故事,是太多的悲伤着微笑、喜悦着哭泣。他们在沉默中凝结了过去与现在之间所发生……

查看详情
商

《商》

陈昱

(写生,希腊 雅典omonia)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故事,是太多的悲伤着微笑、喜悦着哭泣。他们在沉默中凝结了过去与现在之间所发生……

查看详情
Harlem

《Harlem》

陈昱

Harlem隐藏在曼哈顿传说的黑暗中,见着自己的天日。
(版画 铜板照相制版)

查看详情
无尽的空间

《无尽的空间》

陈昱

(写生,美国 曼哈顿soho)

查看详情
安静的桔色

《安静的桔色》

陈昱

(写生,希腊 克里特岛伊拉克里翁港)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故事,是太多的悲伤着微笑、喜悦着哭泣。他们在沉默中凝结了过去与现在之间所……

查看详情
清醒的黑夜

《清醒的黑夜》

陈昱

(写生,美国 曼哈顿 上西区)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故事,是太多的悲伤着微笑、喜悦着哭泣。他们在沉默中凝结了过去与现在之间所发生的……

查看详情
无人

《无人》

陈昱

(写生,希腊 比雷埃夫斯港)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故事,是太多的悲伤着微笑、喜悦着哭泣。他们在沉默中凝结了过去与现在之间所发生的一……

查看详情
未完成的早上

《未完成的早上》

陈昱

(写生,美国 曼哈顿哈雷姆区)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故事,是太多的悲伤着微笑、喜悦着哭泣。他们在沉默中凝结了过去与现在之间所发生的……

查看详情
网

《网》

陈昱

(写生,加纳 阿克拉)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故事,是太多的悲伤着微笑、喜悦着哭泣。他们在沉默中凝结了过去与现在之间所发生的一切。但……

查看详情
美国往事

《美国往事》

陈昱

(写生,美国 布鲁克林大桥)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故事,是太多的悲伤着微笑、喜悦着哭泣。他们在沉默中凝结了过去与现在之间所发生的一……

查看详情
下坡路

《下坡路》

陈昱

(写生,希腊 比雷埃夫斯港)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故事,是太多的悲伤着微笑、喜悦着哭泣。他们在沉默中凝结了过去与现在之间所发生的一……

查看详情
褪色

《褪色》

陈昱

破坏,是完成的重要一步。

查看详情
蓝房子

《蓝房子》

陈昱

(写生,美国 费城)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故事,是太多的悲伤着微笑、喜悦着哭泣。他们在沉默中凝结了过去与现在之间所发生的一切。但荣……

查看详情
哈尼亚的光

《哈尼亚的光》

陈昱

(写生,希腊 克里特岛哈尼亚港)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故事,是太多的悲伤着微笑、喜悦着哭泣。他们在沉默中凝结了过去与现在之间所发生……

查看详情
起航

《起航》

陈昱

(写生,希腊 比雷埃夫斯港)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故事,是太多的悲伤着微笑、喜悦着哭泣。他们在沉默中凝结了过去与现在之间所发生的一……

查看详情
末班车

《末班车》

陈昱

(写生,美国 曼哈顿 w125)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故事,是太多的悲伤着微笑、喜悦着哭泣。他们在沉默中凝结了过去与现在之间所发生……

查看详情
悄然经过

《悄然经过》

陈昱

(写生,加纳 阿克拉)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故事,是太多的悲伤着微笑、喜悦着哭泣。他们在沉默中凝结了过去与现在之间所发生的一切。但……

查看详情
我们再次相遇

《我们再次相遇》

陈昱

(写生,加纳 阿克拉)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故事,是太多的悲伤着微笑、喜悦着哭泣。他们在沉默中凝结了过去与现在之间所发生的一切。但……

查看详情
赞美诗

《赞美诗》

陈昱

(写生,希腊 雅典卫城)
卫城下,依然风中,还有温热的甜ouzo,高岗上是我的城邦,在低垂的夜幕中,缓慢显现出异常的光芒。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

查看详情
缄默的游行

《缄默的游行》

陈昱

那些沉重的步伐,在雨中缓慢前行,为不知名的理想,无声呐喊着。
那些沉重的步伐,在雨中缓慢前行,为不知名的理想,无声呐喊着。

查看详情
梦旅人之一

《梦旅人之一》

陈昱

那些不可见的存在是内心最深处所看见的风景,是潜意识中自我构建的城邦,是我们敬畏的神灵。
“梦旅人”系列入围《我的青春我做主》当代艺术院校大学生年度提名展。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

查看详情
梦旅人之五

《梦旅人之五》

陈昱

那些不可见的存在是内心最深处所看见的风景,是潜意识中自我构建的城邦,是我们敬畏的神灵。
“梦旅人”系列入围《我的青春我做主》当代艺术院校大学生年度提名展。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

查看详情
梦旅人之三

《梦旅人之三》

陈昱

那些不可见的存在是内心最深处所看见的风景,是潜意识中自我构建的城邦,是我们敬畏的神灵。
“梦旅人”系列入围《我的青春我做主》当代艺术院校大学生年度提名展。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

查看详情
梦旅人之二

《梦旅人之二》

陈昱

那些不可见的存在是内心最深处所看见的风景,是潜意识中自我构建的城邦,是我们敬畏的神灵。
“梦旅人”系列入围《我的青春我做主》当代艺术院校大学生年度提名展。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

查看详情
梦旅人之四

《梦旅人之四》

陈昱

那些不可见的存在是内心最深处所看见的风景,是潜意识中自我构建的城邦,是我们敬畏的神灵。
“梦旅人”系列入围《我的青春我做主》当代艺术院校大学生年度提名展。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

查看详情
午夜

《午夜》

陈昱

(写生,希腊 比雷埃夫斯港)生活,让毫无特色也显得亲切可爱。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故事,是太多的悲伤着微笑、喜悦着哭泣。他们在沉默……

查看详情
众神之山

《众神之山》

陈昱

(写生,希腊 比雷埃夫斯港)穿行在众神居住的城邦,那些复杂的,极其相似的小巷,那些永远不在一起的往返车站,曾经以为永远都无法记住,就这么,走着走着,就再也忘记不掉了。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

查看详情
向何方

《向何方》

陈昱

(写生,加纳 阿克拉)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故事,是太多的悲伤着微笑、喜悦着哭泣。他们在沉默中凝结了过去与现在之间所发生的一切。但……

查看详情
摇摆的时间

《摇摆的时间》

陈昱

(写生,希腊 克里特岛哈尼亚港)礼拜堂还在,那些骄傲却被时光冲洗殆尽,只告诉过往的船只,土耳其人曾经来过。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故……

查看详情
黑暗中的MAMA

《黑暗中的MAMA》

陈昱

(写生,加纳 阿克拉)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故事,是太多的悲伤着微笑、喜悦着哭泣。他们在沉默中凝结了过去与现在之间所发生的一切。但……

查看详情
希腊的丢勒

《希腊的丢勒》

陈昱

(写生,希腊 )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故事,是太多的悲伤着微笑、喜悦着哭泣。他们在沉默中凝结了过去与现在之间所发生的一切。但荣誉和……

查看详情
记忆之一

《记忆之一》

陈昱

当水带着颜色在纸面开始行走,一切都脱离了我的控制。他们相互吞噬、对抗,停止于最终的平衡。

查看详情
沙丘

《沙丘》

陈昱

(写生,加纳 阿克拉)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故事,是太多的悲伤着微笑、喜悦着哭泣。他们在沉默中凝结了过去与现在之间所发生的一切。但……

查看详情
记忆之三

《记忆之三》

陈昱

当水带着颜色在纸面开始行走,一切都脱离了我的控制。他们相互吞噬、对抗,停止于最终的平衡。

查看详情
记忆之二

《记忆之二》

陈昱

当水带着颜色在纸面开始行走,一切都脱离了我的控制。他们相互吞噬、对抗,停止于最终的平衡。

查看详情
在风中歌唱

《在风中歌唱》

陈昱

(写生,加纳 阿克拉)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故事,是太多的悲伤着微笑、喜悦着哭泣。他们在沉默中凝结了过去与现在之间所发生的一切。但……

查看详情
等待阳光

《等待阳光》

陈昱

(写生,加纳 阿克拉)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故事,是太多的悲伤着微笑、喜悦着哭泣。他们在沉默中凝结了过去与现在之间所发生的一切。但……

查看详情
晚安

《晚安》

陈昱

(写生,加纳 阿克拉)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故事,是太多的悲伤着微笑、喜悦着哭泣。他们在沉默中凝结了过去与现在之间所发生的一切。但……

查看详情
雨

《雨》

陈昱

(写生,希腊 纳夫普利翁)
一场大雨冲去了全天的行程。阳台上空缺的是我的位置。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故事,是太多的悲伤着微笑、喜悦……

查看详情
夜的嗅觉

《夜的嗅觉》

陈昱

(写生,加纳 阿克拉)加纳人的音乐夹伴着水果摊的微光是诱人的、质朴版的塞壬的歌声,引诱着过路的行者暂忘行程。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

查看详情
祷告

《祷告》

陈昱

(写生,加纳 阿克拉)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故事,是太多的悲伤着微笑、喜悦着哭泣。他们在沉默中凝结了过去与现在之间所发生的一切。但……

查看详情
丛林

《丛林》

陈昱

(写生,加纳 阿克拉)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故事,是太多的悲伤着微笑、喜悦着哭泣。他们在沉默中凝结了过去与现在之间所发生的一切。但……

查看详情
曾经

《曾经》

陈昱

(写生,希腊 波罗奔尼撒)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故事,是太多的悲伤着微笑、喜悦着哭泣。他们在沉默中凝结了过去与现在之间所发生的一切……

查看详情
安眠

《安眠》

陈昱

(写生,希腊 比雷埃夫斯港)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故事,是太多的悲伤着微笑、喜悦着哭泣。他们在沉默中凝结了过去与现在之间所发生的一……

查看详情
PAPA

《PAPA》

陈昱

(写生,加纳 阿克拉)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故事,是太多的悲伤着微笑、喜悦着哭泣。他们在沉默中凝结了过去与现在之间所发生的一切。但……

查看详情
MAMA

《MAMA》

陈昱

(写生,加纳 阿克拉)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故事,是太多的悲伤着微笑、喜悦着哭泣。他们在沉默中凝结了过去与现在之间所发生的一切。但……

查看详情
宗教

《宗教》

陈昱

宗教是托起信徒的山石,但在拨开精神,我们看见的是一树繁花。
(版画 照相制版和丝网)

查看详情
抓住那只无形鸟

《抓住那只无形鸟》

陈昱

挣脱是痛苦和未知。而接踵而至的也不可预期。变也许还是不变。
(版画 综合版)

查看详情
骑士

《骑士》

陈昱

在梦中的迷失,是让人无措的。全副武装,依然冲不出物质的柔软幻境。
(版画 铜板)

查看详情
看不见的城市

《看不见的城市》

陈昱

看不见的人,看不见的城,我们的行走过于匆匆。
(版画 综合版)

查看详情
穿越

《穿越》

陈昱

DREAM-2

《DREAM-2》

陈昱

NEW AGE音乐给人以穿越神秘梦境的勇气。与未知对抗,寻找自我。
(版画 铜板)

查看详情
DREAM-1

《DREAM-1》

陈昱

NEW AGE音乐给人以穿越神秘梦境的勇气。与未知对抗,寻找自我。
(版画 铜板)

查看详情
远处的生活

《远处的生活》

陈昱

(写生,美国 南汉普顿)
陈昱 色粉风景的自述:
   当我长时间观看那些风景,就越发地觉得其实我们才是被观看者,被风景以一种怜悯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人类建立城邦、征服自然是为了保护自我,以期待长久生存,但到头来却是制造者最快消散。只空留下这些纪念品,曾经的附属品,在静默中见证人类的脆弱。静默,四周的场所就越发重要起来。
   在人类缺席的背景中,那些无主的楼宇、植被、道路无所谓被定义的丑、美,亦是主体。昏黄的月色、灰朦的白昼都是掩护,它们是被忽视了的时间的见证者,超越个人短暂的记忆。每扇窗门,每个台阶都蕴含着故事,是太多的悲伤着微笑、喜悦着哭泣。他们在沉默中凝结了过去与现在之间所发生的一切……

查看详情